雅诗的小世界
曾经发生过的事请不会忘记,只是想不起来而已
——千与千寻
曾绽放于此的繁花
2018年3月24日 • 我的博客

Kagurazaka Yashi

Kagurazaka Yashi

欢迎来到我的个人网站!欢迎在评论区留个脚印,交个朋友。


这是一篇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自雅诗的小世界

 

等待花开

写这篇博客的时候,我的内心似乎也是处于有问题的时候,不过每到心情不好的时候,我都会更愿意去写写东西,大概这能让心情安静一些,抒发一些。 十天前,我第一次去了医院的精神科,在北医六院,两位网友陪我一起去的。我从没想过有一天我会来精神科求诊,其实我早该想到的,从很小的时候第一次女装开始,从辞职和挚友们共同组建工作室开始,但是我都错过了,这注定会发生的事情,来自未来的提醒。然而我很庆幸,当初我没有发现、逃避,我才能获得这么多难忘的回忆,不管是开心,还是眼泪,都将是我宝贵的记忆。 我曾想过死亡,以前,现在。但只是想想而已,我知道现在还不是离开的时候。虽然如果发生急病,我大概会选择发帖告别而不是求救。其实想想,我的生活过得挺不错的,关心我的人非常多,他们很爱我,但是正因为他们、他们,都很爱我,我们互相视为心中很有意义的人,一些事情发生时,才让我更加难受。虽然,没有人爱我,大概会让我更加孤独无助吧。 多大点事情呢?很小很小,很大很大。小到普通的人从第三方视角看来,马上就能解决。大到心怀抑郁的人,想要付出自己的生命。家长和孩子,传统和新潮,代沟的碰撞,可能会造成非常可怕的后果。有些善意与关爱的帮助,或许对对方来讲,只是一种毒药。 今天,我就是来说说这个问题的。很明显,这是我们这一代很容易接受的、而我们的长辈难以接受的问题。也许有些人看了,会把我批判一番,但是有些事情,是他们必须要知道的。 春天来了,花就要开了,它们会尽自己的力量,为美丽的花田贡献自己的力量,它们有着不同的组合,像大家宣告着,其实这样、那样,也很美。也有的花,已经牺牲了自己,在那漫长的寒冬过后,再也不会开了

花闻未名

忧郁的时候,我更喜欢翻翻我的G+、推特什么的。看看那些真实发生过的、我身边的故事,来让自己更加忧郁。 我看到了,那位和我一起吃过饭的人;我看到了,那位和我一起去看过初音演唱会的人;我看到了,那位和我一起在一个房间里女装过的人;我看到了,那位推特还没来得及接受我推特请求的人。 然而,我再也看不到了。那是最后的晚餐、最后的打call、最后的记忆、最后的推文…… 这些花朵,再也不会在这个新的春天绽放了,告诉大家她们的美丽了,她们被摘走了,被一层层保护了起来,装饰了起来,然后枯萎了。莫大的花海,少的只是沧海一粟,她们曾想让这片花田更美,无拘无束地开满更多的地方,但除了我们,离开了这个圈子,可能没有人知道她们曾经经历过的一切,甚至不曾知道她们的名字。 但是,她们曾经努力过,坚强过,勇敢过。尽管时间会冲淡一切,淹没在那些所谓主流的海洋中;尽管个人博客、推特中的那些印记,会随着账户的冻结而消逝;但故事会一直留存下去的。 我要讲的,就是这样的故事。 在此之前,我们先做个约定吧:
  1. 我尽可能不透漏别人的隐私,因此在里面不会有真实的姓名和地点,对于每件事情的过程也不会透漏更多,部分对过程的描述处于对隐私的掩盖有少许修改,但对于每件事的后果和导致该后果的原因,都是曾真实发生的,就在不久前,就在我的周围。如果你也是一位这些事情的知情人士,也请勿在评论或引用中公开当事人的个人资料,并且对下文中可能不符合事实的内容告诉我加以修正,毕竟我掌握的信息是有限的。
  2. 以下文中涉及相关人员的人称描述,均使用了「她」字,但均指生理性别的男性,但请使用「」来称呼她们,这是一种基本礼仪。有关信息,请参阅百度百科「性别」词条。并且该词条还提供了视频「人类性别到底有几种」,敬请阅览。

谢谢你能阅读到这里,在这里推荐一首背景音乐,点播放,然后继续阅读吧(网易云没RSP版版权,听翻唱吧。歌词在这里):

花为谁开

打开那张照片,是四个人的合影,我们刚刚看完初音未来的演唱会,桌子上,有荧光棒、手办等一些周边,还有我们四个人的手机,显示着我们 G+ 的资料页。 她和我们一样,只是有点抑郁症,但是我们同好间交流还是没问题的。她也和我周围认识的很多人一样,是一位 MtF 跨性别者,也许你是头一次听说 MtF 这个词汇,如果是的话,不如去谷歌查查吧,或许比起我在这里解释,能让你清楚得多。 她的家长知道了,这一刻,是很多的「她们」都经历过的。这可能她们最诚实的一刻,也可能是她们的诚实换来最不公平回报的一刻。 心理医院,大概也是她们的必经之路吧,就连我这种仅仅到喜欢去当伪娘程度的「患者」,都没能逃离。为了,自己的安心。一句安慰,一纸证明,一盒药物,或许真的对已经即将崩坏的心情提供帮助。但可悲的是,有时「医生」去「安心」的对象,并不是自己。 我们虽然不是医生,但我们与一位跨性别者或者是抑郁症患者面对时,我们也会知道应该站在谁的立场上说话和给予帮助。但某些「医生」却不是。好在,互联网如此发达的今天,我们知道孰是孰非,她们何尝不知道。比如**六院,**精卫中心等等,都是专业的有名的地方,自然她们也会推荐去。大家都知道,一个有良知的医生,一个崇尚医德的医生,应该怎样地治疗和诊断。 让我们来回答一个问题:假如你生病了,你分别去了一个只能给你号脉问诊的标着「专业」的小诊所,和拥有丰富经验专业人才和专业高科技设备的三甲医院就诊,而你得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确诊结果,你更愿意相信谁的?你一定会觉得相信前者的话,简直是疯了。但有些人真的就疯了!而他们还觉得自己是正常人! 「你要去那个医院,是不是你就知道那个医院会给你开出什么样的结果?你是不是就认识那些医生,知道他们会站在你这边?」 是的,说对了。因为她们知道哪些医院、哪些医生没有被钱蒙蔽了双眼,出卖自己的医德与良知。但是她们却被家长带去了另外的「医院」。这些医院很好找:去百度,找疾病,然后会看到很多广告,很多××××专科医院,就像你在那些地方台看到的那些长篇广告一样,你看,都是「专治」,网站里介绍的也特别厉害,比别的医院不知高到哪里去了!于是家长们带上了鼓鼓的钱包,和对孩子的「爱」,出发开始了他们对自己孩子的「拯救」之旅。 现在,我们该学习第二个单词了,请放心,这次不是难懂的英文缩写单词了,而是一个中文词汇「莆田系」。同样,我不在这里多做解释,网上公认的知识总比一人之言更有说服力。这次,用百度查就已经足够。 于是,她、她们、我们,得了「病」,得「治」。在医院看来,这是很重的病,必须得到治疗,而治疗的目标是「重建雄风」,而以这个为目标,真的是正确的或者说是可行的吗?至少这些「有多年经验的医师」是这样认为的。 于是他们开始了将孩子向「家长所期望的方向」强制改造,不考虑她们的感受,只为了让「金主」家长满意。而真正要治疗的病人,却像送修的没有自主灵魂的电子产品一样。医院用尽各种「检查方法」,使用各种诸如电击等「治疗方法」,家长也「为了孩子」大把地掏钱,动辄五位数,而对孩子真正的感受一无所知。 于是,在那天,她离开了。 一起离开的还有家长的巨额辛苦积蓄。「治疗」结束了,医生还有下一位被病人送去的「病人」要「治疗」。

花为谁落

我的推特上,有一个永远等待下去的关注请求,或许之前她没看到吧,不过等我再次想起再发一次请求的时候,我已经深知,这已经是无尽的等待。 她在家里人的反对声音中,离开了自己的家在外面居住,有和一起的很好的同好网友一起居住。其实说是网友,不如说是已经是一家人,从内心中的一家人。和她在一起的人对她非常好,对她来说,那里就是她的家,能够有个人互相理解,互相帮助,或许对她们,包括我自己,是最好的心灵解药了。 同样,她也有着一样的心理问题,会抑郁,会发脾气,开心的时候就像是一只乖巧的小猫,而不开心的时候,也同样不太能控制自己的情绪。在家的话,也喜欢一个人闷在自己屋里。因为屋外全是熟悉而又陌生的人。 但是,家庭的种种问题,却一直她是不断服下的毒药,时常出来摧残着她的心,更别说摧残的是一位抑郁症患者的心了。有抑郁症人的心,本来就是难以理解的,但可怕的是总有人会以正常人的心去解读。而带来的只有更多的差异,不懂她们想的一切,导致生活在不理解中的后者症状变得更加严重。 但是家又是难以回避的地方,终于有一天,她消失了,她的朋友万分着急,却在一段时间后得来家长要将她送到某学校「学习」的消息,她还表现出了求救的信号。虽然经核实最终学校还没有招录她并且是个正规学校,但是仅仅是「××好孩子学校」就已经足够击倒一个与家长沟通不良的抑郁症患者。因为她们可以想象到的只能是类似于「戒网瘾学校」的暴力式管教与强迫式管理,事实上这也是家长普遍的管教方式,就好像是「我们管不了你,找人管管你」这样的心态。 而且事实上,真的有很多跨性别者和网瘾者被送进了这样的非正规学校,培养「正确的观念」,至于结果基本可以参考某些莆田系心理医院,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你不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恐惧,这就是今天我要介绍的第三个单词「戒网瘾学校」,同样直接去谷歌一下吧,了解一下这种恐惧,所有的非正规「矫正学校」共同的恐惧。 家庭的敌对环境与沟通的缺乏,黑学校的各种案例,对自由的严格管束,不能和理解自己的人在一起……当一切都加在一名受抑郁困扰之人的身上,就将是绝望式的恐惧。 于是,在那天,她离开了。 大家打开她的推特,想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的时候,推特上她的页面飘起了彩色的气球——那天是她的生日。

朝花夕拾

或许大部分人都曾在低谷的时候,想过类似于「如果我没有出生」、「如果我离开这个世界」这样的念头。但是,死亡最终并没有成为我们最终的选择。有两项重要的因素阻止我们做出这样的选择:一个是与生俱来的恐惧,对死亡的恐惧,对疼痛的恐惧,这种发自内心的来自本能的恐惧让我们难以对自己下手;一个是来自社交圈的留恋,可能你留恋的是家人,可能你留恋的是朋友,你可能会留恋出现在你社交圈中所有对你很好的人,你能想象到你的离开,将会给这些关心你的人造成怎样的伤害。于是,你的肉体和你的心灵,或是出于自己或出于他人要面临的感受,都在告诉你不要这样做。 但是,有时,心灵的痛苦可能会更加强大,强大到足以盖过肉体上对痛苦的恐惧,强大到足以盖过精神上对社交圈的留恋,进而对自己和对自己爱的人,只剩下一句「对不起」。谁都知道,「对不起」是无法在这种事情上对周围的人做出安慰的,他们会痛苦,会流泪,甚至会变得极度抑郁等精神创伤,而跟了上去…… 然而,做这样狠心决定的人,是不应该为事故负全责的。社交网络就像是水,鲜花需要它的灌溉才能绽放,而它也亦能淹死花朵。甚至,水还可以自以为是在「牺牲自己灌溉他人」的情况下淹没鲜花。 翻开推特,白色背景的网页此时显得无比灰暗。叹息,悼念,甚至有的人,已经可以用「坏掉了」来形容,从一条条连续的推文中,悲伤与绝望的感情,在屏幕这边就能感受得到,足够能看出她的朋友们,正在经历怎样的精神折磨,或许,还远不足够。 当然,痛哭与绝望,更是笼罩着她的家人,自己亲眼看着长大的骨肉就这样逝去,不曾体验的我,甚至不敢去想象。但是,别人除了安慰还能做什么呢?又如何忍心提醒他们思考是谁的过错呢?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而这一切又是早已开始。
  • 「节哀吧,他已经解脱了。」
  • 「他解脱了,我们怎么办?」
依然在从「我们怎么办」的位置出发在思考问题,而不是「为什么称作解脱」的位置出发思考问题。此时如果说「活该」,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就用自私来形容吧——为了孩子和自己一样「主流」,无视对方是什么形状,硬要用自己盒子的形状装,不顾感受,不顾代价,不顾阻拦,不顾最新的认知,固执地对正确与错误做定义,酿成无法弥补的错误。而且还不知道自己犯了错误,「这都是为了他(你)好」成为了最好的甩锅工具。然而,能让人拥有超越自己本能的恐惧和内心的全部留恋而做出来的事情的勇气,恐怕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达成的。 于是,鲜花被摘了下来。精致地包装了起来。精心整理好了每一片花瓣的样子。看起来棒极了。然后,渐渐地,枯萎了

倾听花语

我周围的人,无论是见过面的,还是网友,有很多有抑郁症、焦虑症。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而性别焦虑症可能要当属最糟糕的情况了。拥有性别焦虑症的人群,往往都会遭到来自自己亲人们的反对态度,而不能如愿,甚至是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得到,则会使症状变得更糟,症状变得更糟,进而又会影响到性格,反过来与那些反对的人又出现更大的隔阂。 有的人到达一定程度后,开始选择了服用或注射激素类药物,成为了「药娘」,但是「糖」并非万能,有的人因此感到很失望,甚至被家里人发现而遭到严重的反对,变得更加抑郁。而这种药物本身也会因为改变体内激素平衡,先不说肌肉力量减退这种生理性影响,它还会导致如同「更年期」一样的性格变化,而这种变化并不是纯粹的「致郁」或「治愈」,而是情绪控制方面的问题,例如:悲伤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哭出来;生气的时候,很容易就会对人大发脾气;开心的时候,猫娘般乖巧……而源于本身生活处境的问题,被放大的却更多是「致郁」效果,于是与社会的交流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我认识的人里,就有不少药娘,我实际看到的,和别人告诉我的,真的也是如此。而且在药娘群体里,抑郁症的人特别多,「舍曲林」等抗抑郁药物成为了很多药娘药盒中,除了激素类药物以外的另一类组成部分。然而从以上的致郁关系来看,这对于尚处于还没有经济独立、寄人篱下,而又不得不忍受和与自己观念截然不同的人在一起的郁郁症患者(不限于药娘),这将是一个严重的恶性循环,而且在循环的过程中,不好的记忆又一次次累加进来。 而要离开这个循环,要经济独立的同时不在意任何别人的眼光,放手去做自己想做事情,没有人可以阻拦,但这真的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很多人甚至都没有坚持到经济独立这一步:痛苦、悲伤、自责、厌恶、愤怒等等组合在一起的「负能量」越来越大,慢慢地一步一步超越了情绪自控力,超越了疼痛的恐惧,超越了社会关系的担忧,超越了抗抑郁药物的能力,以及超越了死亡。 我不是药娘,最重的一次抑郁症也不过是中度,而且是偏向焦虑的那种,也没有发生明显的躯体症状和情绪失控问题,因此按说我还没有足够的资格来说说上文中所描述的抑郁症体验,但是经过这次,我也确实认识到了它的可怕之处,就自己的感觉说说吧,当然这里的描述完全不足以还原上文所述抑郁症患者的感受:
  1. 心情变差是一切的起点,抱怨生活的琐事,埋怨工作的压力,反感家人的牢骚,为一些决定自己未来的选择题而苦恼……然后就在这样的不知不觉中,就到了一个「黑洞」的边缘。
  2. 当我临近这个「黑洞」时,我会受到它「引力」的影响,对所有的事情,往坏处想会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而且总是会想这个还没做,那个还没做,怎么这边还有事情,面前的这些选项如何选择,我现在过得什么日子……于是经常闷闷不乐,不开心也使我工作的时候更容易发烦。
  3. 而被这个「黑洞」拉着继续深入,「引力」也变得越来越大,思想会以越来越快的速度坠落,对于事物,在还没有去做,还没有想任何其他方面,「最坏的结果」却已经想出了好几个,而「最坏的结果」到来时的结果,也想到很多,觉得未来的光芒逐渐被黑暗笼罩,我的睡眠也变得不好,整天闷闷不乐,工作效率也受到不小影响。
  4. 而越过了「事件视界」之后,我才意识到灾难已经来临。我将自己封闭了起来,在家和好几位家长在一起的时候,我甚至一整天没有和他们讲超过十句话。我变得容易发呆,汽车坐过站,忘带东西,看着已经变成绿灯的红绿灯发呆,家长也在抱怨我不理他们,跟他们不亲,其实我很想理的,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我怕自己说出来,我会失控,然后前往自己设想到的诸多「最坏的结果」。而这样使我心情更糟,工作内容也变成了发呆,效率变成了0,无论是家庭还是同事,周围人的心情也更糟,反馈给我再使我心情更糟,我发现我彻底进入循环出不来了。
  5. 任何事情不再使我感到快乐,搞笑视频让我感到无聊,无法工作,无法娱乐,无法完美地做任何平时很平常的事情,我身体也出现了便秘,胃痛,失眠,出汗等等多种问题。我多数时间都在发呆,我被关在了自己的小世界里面,而自己的小世界里面此时却又是暴风骤雨。我想告诉外面,让外面来帮我,但是没人能看到,我感到孤独与绝望,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真正的了解我,我变得讨厌这个世界,别人对我的安慰全都变成了伤害。想到悲伤的事情时,身体控制不住地会抽搐一下。
  6. 最后,我已经无法解释「黑洞」里面的样子了,一片空,它不是黑的,因为「黑」和「颜色」的概念都已经消失了,只有虚无,无尽的虚无,不是「null」,而是「undefined」。我感觉如果我伤害自己的身体,疼痛也已经不再是什么值得恐惧的东西,「疼痛」和「恐惧」的概念也要消失了,一切我存在的意义都要感觉不到了——此时我意识到我该去医院了。我第一次在两位网友的陪伴之下去了精神疾病医院。
现在,我走出了来了。感觉在网上和现实中帮助我的网友们(尤其感谢*紫和*绫),让我没再上面写下最后一行。我也深刻的了解到,不要以一个正常人的思考方式去尝试劝说一位抑郁症患者。

迎接花开

抑郁症、焦虑症,性别焦虑症……皆以「症」为名,并未冠上「病」的字眼。然而这可能完全可以和癌症相提并论,他们有着共同的特点:一点一点、越来越多地慢慢折磨你,蚕食你的心智,每天都生活在比之前更多的痛苦之中,最终死亡变成了最好的解脱。然而由于它是逻辑层面而不是物理层面的问题,很多人并没有关注他们,而且不仅是没有关注,还去伤害了他们。 几个典型例句参考一下:
  • (被别人劝说的时候,尤其是被熟人劝说的时候)「才多大点事啊,你至于这样吗」
  • (被家长亲戚不满的时候)「你对得起我们吗?」/「他们那么关心你,你对得起他们吗?」
  • (被拿别人比的时候)「比你过得不好的人多得是,你现在就能这样,那他们还不去死去?」
  • (自己干出伤害别人的事情后,自己也很后悔的时候)「你这人怎么这样啊!」
  • (被朋友吐槽时)「你丫这就是吃饱了撑的」/「你这玻璃心,太脆弱了」
  • (被网上吐槽时)「想死就去啊,别在这×××」/「×××都赖抑郁症」/「什么抑郁症,就是×××」
  • (性别认同相关)「你就不能爷们一点吗」/「你是男的吗」/「娘炮」/「恶心」/「小伙子穿什么女人的衣服」(cosplay女装还可以接一句「被小日本洗脑了吧」)
如果你说过类似于这些话,请悬崖勒马。你可能在杀人。 而如果你身旁有这样的人,当发现他有苦恼的时候,一定要站在平等的立场上沟通。当然,比起劝说,还是去医院咨询专业医师,会更有帮助。不过请不要这么做:
  • 完全靠猜测对方的想法,而不是沟通。(还是你的想法)
  • 使用自己的价值观、世界观思考别人的问题。(不同的思考方式对同意事物可能有完全相反的答案)
  • 对别人的观点强加阻止,用自己的观点暴力解决问题或灌输观念。(尤其是对方处于你的管理之下)
  • 通过百度搜索结果里的广告挑选医院。(去看心理请和对待大病一样,去最好的、最正规的大医院,最好至少去三甲的。否则参考上文)
  • 迫使别人接受任何「矫正」和去什么什么学校,比如「××学院」那样的。(如果要去,也要在当事人愿意的情况下选择正规的。否则参考上文)
  • 看到自己周围的人穿着异性装扮,表现得很惊讶/反感。(如果这种场面是值得你惊讶的,那么对方一定已经很恐惧了。性别认知问题并不是说纠正就纠正的,它是发自内心的,甚至可能是生理上就已经写好的设定。你可以参考有人非要让你认为大便是香的是什么感受。这也是正规医院会实施「性别再认定」而不是强制修正想法的原因。)
  • 因为男孩子穿个女装,就认为其心理有问题,性取向有错,或者是认为什么文化荼毒,或者是更大的问题。(未造成法律和公德违反,也没有给公众造成麻烦,这是一种有权选择的自由,一种放松的方式。把这种小事弄成大事是愚蠢的决定,另外性取向也没有「错」这个概念。关于这条我以后有时间再撰文吐槽。)
如果你做过类似于这些事情,尤其是对自己的孩子,请悬崖勒马。你可能在杀人。 虽然写了这么多,我想也不会有多少人会来看。然而以上所述的悲剧,并非个例,大多数跨性别者和很多抑郁症患者在这个社会生活非常艰苦。悲剧还在这个社会的各个角落重演,我不想再看到有人消失了,我还是要写下我的想法。虽然社会的风俗与传统观念是很难改变的,但是我希望通过我们每个人的努力,未来抑郁症和性别焦虑症的人群能被正确地看待,而不是遭受异样的眼光和歧视。到那时,也许很多性别焦虑症人的抑郁症,以及性别焦虑症本身,从根源起就已经不在了。 最后是对正在遭受抑郁或性别焦虑困扰的人说的:这个世界虽然不完美,但我们仍然可以疗愈自己。世界仍在不断改变,人类文明和思想仍在不断进化,期待那天,早日到来。

扩展阅读

有些事情,不应该被遗忘。 如果你之前选择了播放背景音乐,不如让它继续播下去。 如前面所说,网络上注册的账户迟早会失效,下面的链接和我的博客在某一天也会随着一同归去。但是历史、互联网,还有我们的心中,会永远铭记。

评论区(为了避免垃圾信息,部分留言可能不会立即显示,其实已经发送成功,在我回复时会显示出来。)

羽毛
2018-04-05 12:13:46
macOS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5.0.3325.181 )
他们,正是在杀人呢。
  • 羽毛
    2018-04-05 12:15:17
    macOS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5.0.3325.181 )
    我的邮箱甚至太长了都无法输入完成了呢...我永远都不会忘记和她一起的一百三十个日日夜夜,和她一起快乐的日子...
    • Kagurazaka Yashi
      2018-04-05 12:41:32
      macOS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5.0.3325.181 )
      是呢,太令人伤心了。也祝愿你能早日从阴影中走出来。邮箱地址已经给妳补好了,看来我需要修改一下那个框的长度了。
  • 路过看看
    2018-04-05 14:21:20
    Windows / 火狐浏览器 ( 版本 59.0 )
    看过之后有两点想法:1. 人性的丑恶之一是可以利用他人的无知2. 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成本是很大的我记得几年前吧,看《空之境界》的小说,矛盾螺旋里橙子说过大约意思类似的话,说人们被常识保护着,无法离开箱生存。我感觉有文中经历,常识变化,受到周遭非常识性的冲击会不好受吧。不是圈子里面的,不过也认识几个圈子里的人,吃过饭聊过天。希望以后社会的文化能够多元化一些,有些思维可以转变,不同人群都能发声,这样可能会好点吧。
    • Kagurazaka Yashi
      2018-04-08 23:46:41
      GNU/Linux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1.0.3163.100 )
      确实,这也是很多人共同的愿望。谢谢你的回复。
  • Akasiki
    2018-04-05 14:45:03
    Windows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5.0.3325.181 )
    R.I.P
  • 宝蓝
    2018-04-08 02:44:57
    GNU/Linux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5.0.3325.181 )
    (莫名其妙哭了半天,最后连自己也不知道是因为背景音乐还是因为文章的内容了。
    • Kagurazaka Yashi
      2018-04-08 23:48:54
      GNU/Linux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1.0.3163.100 )
      我在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脑中一直回响的,就是这首旋律。于是把它加到了文章中。我觉得这首歌放到这里再合适不过了。我写这篇文章的过程中,也是听了好几遍这首歌。
  • 音業
    2018-04-11 23:02:24
    GNU/Linux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5.0.3325.109 )
    TAT 从我多年的维权经验来说,个人层面上经济独立是维持个人行动能力的必要条件。然而社会关怀和普及GD群体的事实才是重点。
  • Kagurazaka Mari
    2018-04-18 23:44:24
    GNU/Linux / 谷歌浏览器 ( 版本 65.0.3325.109 )
    建议发到hitorino去,另外,这个电子邮件地址限长…抱歉,protonmail用户。
  • Kagurazaka izumi
    2018-06-25 06:14:16
    GNU/Linux / 欧朋浏览器 ( 版本  )
    喵嗚……好想她
  • 发表评论

    昵称
    电子邮件
    网址(选填)

    更多栏目

    联系我

     
    Telegram Google+ Facebook Twitter
    新浪微博 Github Steam 哔哩哔哩
     

    分享本页

    当前页面二维码

    微信公众号
    微信公众号

    友谊广告

    喵窩MC

    云颜文字

    樱花国代购

    小猫设置


    设置/关闭猫咪

    🐱 Configure Neko
    ×

     Display

    Size:


    Refresh:


     Sensitivity

    Speed:


    Sensitivity:


    OK
    About
    Exit

    🐱 About Neko
    ×

    Neko for HTML5 v1.0

    Written by Kagurazaka Yashi.
    Taking ingredients from Windows Version:
    The original program (X-Windows)
    was written by Masayuki Koba and
    later modified by Tatsuya Kato.

    This program is proud to be FREEWARE!

    Github...
    OK